新聞暨傳播學院

中國文化大學Chinese Culture University

綜覽新傳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
[ 2013-12-31 ] 大師講座 實踐大學董事長謝孟雄:《談人文教育》

發佈日期 : 2016-01-04

 

實踐大學董事長謝孟雄:《談人文教育》

 

【前言】

        你的一生想要做什麼?如果有人文的思考,就能為你指出一個方向。如果缺少了人文,就會沒有方向,當不知理想何在時,便少了智慧,甚至少了人格。

  上個月獲頒國家藝文獎,在金馬五十擔任金馬獎評審團主席的名導演李安先生在現場說:「台灣的創作自由,卻思想怠惰;台灣的電影氣虛,格局小,可能是教育和文化的問題。」李安的一席話,引起了廣大的迴響,也觸動了我今天的演講:談人文教育。

        現在高等教育存在許多問題,尤其缺乏精神層面的部分,只有膚淺的內容,有深層的內涵。我們的教育缺乏通識教育的內涵,「重理工,輕人文」的傾向根深柢固。

 

【壹:從文藝復興運動談起】

        要談人文教育,首先從歐洲的文藝復興運動談起。文藝復興Renaissance一詞,譯自法文,有「再生」的意思,是指14至16世紀期間,西歐國家先後發生的思想文化運動。由於長達一千年的中世紀教會思想箝制,盛行禁慾主義的世界觀;另一方面,隨著工商業發達所出現的中產階層,為了保持城市的進步繁榮與本身的物質享受,開始懷念古代希臘羅馬的藝術與文學,一股研習古典文化的熱潮趁勢興起,隨後更擴大影響到宗教、政治、社會、哲學、科學等各層面,並從義大利蔓延到歐洲各國。

        文藝復興運動的發祥地,一般公認是義大利的佛羅倫斯(徐志摩譯為翡冷翠更貼切),除了地理環境、社會政治、歷史因緣際會等因素外,文藝復興三傑:達文西(1452~1519)、米開朗基羅(1475~1564)、拉斐爾(1483~1520)亦均誕生於義大利。

        文藝復興具有四項重大的古典意義與現代精神

 

一、人文主義的發揚

        文藝復興最彰顯的特徵就是人文主義的發揚。在文藝復興運動開始之前,人文主義的精神已逐漸呈現,義大利畫家喬托在14世紀初就已突破拜占庭藝術的僵化形式,不但將人物賦予自然的立體感覺,更將宗教裡的聖者穿上百姓衣服配合尋常樹林景色,脫離中世紀宗教神聖的僵化美術風格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文藝復興時期,人們才普遍從神的束縛中解放出來,除了強烈主張推翻中世紀陳腐的宗教觀,更大膽倡導人們喚起心中一股人應為追求理想生活而奮鬥的精神,回歸人性的舒張發展,忠實表達人生自然的一面。例如在藝術方面,米開朗基羅的大理石大衛雕像,引用《聖經》大衛戰勝巨人哥利亞的故事,象徵一股與命運搏鬥奮發向上的人文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 而拉斐爾畫筆下的聖母像所表現的母性慈愛與溫柔,以及聖嬰像所顯現的天真活潑,均是栩栩如生,而非中世紀所傳達的神聖不可侵犯的尊嚴形象。達文西所言:「人是宇宙的典範」,正是這種以人為中心的人文主義思想的最佳註釋。

 

二、勇於改革,持續創新

        文藝復興對往後時代最具啟發的意義,在於批判性思考的鼓勵與追求真理的風氣,進而孕育出許多新思維、新技術、新史觀、新世界觀。在宗教方面,16世紀歐洲一連串反封建神權運動,引發天主教舊派的宗教改革,創立了許多新教派,如馬丁路德的路德派、喀爾文教派、英國聖公會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 在科學方面的成就,以波蘭科學家哥白尼根據長期的天文觀察與數理推算所創立的「太陽中心說」最為顯著。但因為害怕教會的迫害,其所完成的《天體運行》一書,至死前才敢發表,即使後來經由義大利數學物理學家伽利略的實驗與發揚,該學說仍被教會視為異端邪說,直至17世紀後期,終於獲得普遍的認同,從此建立新的世界觀。

 

三、豐富多元,相互輝映

        文藝復興時期,宗教、藝術、政治、社會、文學、史學、科學、哲學等多方面的新思潮,風起雲湧,相互激盪。在藝術方面,除了繪畫的風格有明顯的轉變,雕刻與建築等藝術類別特別發達。

        尤其將人體解剖學,光學的光譜、色調與透視原理,物理力學結構,數學線條與幾何立體特性等科學知識融入藝術後,促成許多藝術新風格的誕生。例如:集畫家、雕刻家與建築家才能於一身的米開朗基羅,引用力學原理,在羅馬聖彼得教堂設計出沒有任何支柱的巨型雙重圓頂;德意志人古騰堡1440年使用活字版印製《聖經》後,活字印刷技術的發明加快書籍的出版與文化思想的傳播速度。

        在眾多通才全人中,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當屬達文西,同時集藝術家、哲學家、音樂家、詩人、科學家、工程師與發明家等多種專長於一身,其手稿累積達七千多頁,研究領域涵蓋數學、建築、機械、天文、地質等方面。

 

四、藝術下凡,走入人間

        中世紀的歐洲,仍然以拉丁文為正統,一般平民由於閱讀障礙,很難接觸王室貴族所傳閱的書籍文章,直到文藝復興運動以後,才產生大量的以本國方言寫作的方言文學巨著。例如:義大利但丁的《神曲》、薄伽丘的《十日談》、西班牙塞萬提斯的《唐.吉訶德》、英國喬叟與莎士比亞兩位文學巨擘等。故事取材方面,無論人物、背景或內容,處處可見人性化、平民化的特色。至文藝復興末期,藝術已逐漸成為一般平民百姓生活的一部分。

 

【貳:為大學校園注入文藝復興的力量,提昇學生人文素養】

        了解文藝復興運動的背景與精神後,文藝復興可以為大學校園激盪出什麼火花呢?尤其在功利主義盛行、次文化流行、媒體過於負面與淺牒化報導的推波助瀾下,高等教育的校園文化更面臨前所未有的膚淺與斷層危機。但此時確也是醞釀另一波新文藝復興的時機,現在從大學的校園文藝復興作為思考的起點,將台灣視為新文藝復興的發源地,大學校園的文藝復興運動至少具有下列九個意涵:

  • 回歸教育的主體性

        如同文藝復興時期回歸人的主體性,校園文藝復興的意義,應導正物質主義氾濫的物化價值觀,回歸「追求真善美」的大學教育使命。提倡豐富無限的精神生活,取代貪欲無窮的物質生活。

  • 管理創新,雙螺旋式成長

        在表面看似衝突的「自由創新」與「系統管理」的兩大成長因素中,尋求適當的平衡鏈結,有效運用管理機制,發揚創新價值,形成DNA雙螺旋結構式的發展,達到自我與大我的永續經營。

  • 多元價值的生涯發展

        鼓勵大學生在課業、愛情、社團之外,還有更多值得追求的青春理想,例如:喚醒美感本能、激發多元潛能、伸張人權觀念、發揚志工服務精神、提昇人道關懷、探索生命本質、地球環保意識等新思維的追尋與實現。

  • 涵泳於藝術與人文

        藝術應該融入校園生活,從校園環境、課堂學習到課外活動,甚至下課離開校園後的生活,對藝術的渴望、接觸與體會,有如呼吸般的自然與自在。人文素養的孕育,絕對需要長期的培養,尤其需要透過適當情境的潛移默化,才能促成內心深層美感本能的甦醒。

        至於人文精神的培育,更需師生的全力投入方能畢其功,絕非僅僅是通識教育中心的責任而已。提高學生語文能力的目的並非僅在於聽說讀寫的功能,而是深化它的應用能力,將語文能力視為透過閱讀與溝通,以打開並了解世界各民族文化的鑰匙,唯有達成此一共識,大學生人文素養的提昇,才不致淪為紙上空談。

  • 科學與藝術的對話

        我們觀察文藝復興運動的演進,可以發現當時的人文科學是把自然科學涵蓋在內,甚至在解剖學、數學、物理、透視學等各方面的探討,有很多研究都肇因於藝術表達方面的需求所致。在各式各樣的科學故事中,處處皆可看到歷史、社會、哲學、藝術、文學等人文素材在其中,而自然科學的研究本質,也是對真理某種單純形式的美感追求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,近百年間自然科學的突飛猛進,造成人類價值取向往科技一方強烈傾斜,使得科技與人文達到嚴重失衡的狀態,如何讓科學與藝術對話,再次取得兩者間的平衡發展,不但有其時代的必要性,也是今後我們的努力目標。

  • 以享有代替擁有

        我多次到巴黎奧塞美術館參觀印象派大師的經典畫作,並拍攝每一幅作品裱褙放在學校的圖書館,供同學借閱帶回家掛在牆上欣賞,也因此激發同學的學習動機,想要進一步了解創作者的生平事蹟,以及創作當時的時代背景和藝術情懷,同學們對作品的珍愛程度就像「擁有」這些藝術傑作般,無形中開拓了一條無限寬廣的人文之路。

        繪畫、雕刻、建築與音樂等等許多藝術形式,相當程度反映出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本質,許多藝術品透過博物館的展覽,建築藝術則透過古蹟的保護,讓全人類有機會分享這些珍貴的人類創作遺產,體驗「以享有代替擁有」的真價值。

  • 東西文化融合創新

        如同文藝復興時期畫家波提切利的畫作〈維納斯的誕生〉,將維納斯以站立大貝殼中的姿態呈現,圍繞在四周的是微波盪漾的汪洋大海,而維納斯滿足而喜悅的表情,似乎隱含人類對海洋的無限嚮往,宣告新的海洋文明的誕生。同樣地,校園文藝復興對同學的另一層教育意義是:台灣在薈萃東西方文化的精髓之後,可以繼續開展海洋文明的冒險犯難精神,將東西方文化的優點,加以融合創新,建立新的世界觀。

  • 激發自主學習、終生學習的動機

        對照文藝復興時期所推崇的希臘雅典學院對真理的思索辯詰,羅馬時代力與美強度展現的人體極限,正好與現代高等教育對德、智、體、群、美五育並重的相互呼應,因此,如何將大學生從考試升學的思想束縛解放出來,摒除追求智育發展的單一狹隘價值觀,是台灣高等教育當前的重要課題。該如何解決?首先在於激發學習動機與強調自主學習的重要;其次,則需建立生活就是學習的基本態度;最後,在資訊爆炸的時代,更應體認終生學習的時代意義。

  • 實踐「修齊治平」的價值觀

        由於家庭人口結構改變,核心家庭已躍居東方家庭結構的主流,甚至在西方文化衝擊下,高離婚率造成單親家庭急速成長,加上資本主義加劇貧富懸殊的差距,網路世界人際關係的疏離,整個大環境的改變已對東方傳統家庭文化產生莫大的影響,適應之道,在於建立以家庭為同心圓核心的人本關懷,實踐「修齊治平」的價值觀。

 

【參:人文教育要從人生六大需求著手】

        人文教育必須與生活結合,從人生六大需求:食、衣、住、行、育、樂著手,做到「人文生活化、生活人文化」。

        「Sophie Hong」(「蘇菲洪」)這個知名的服裝品牌,很多人以為是來自歐洲,其實是由實踐大學的傑出校友、時裝設計師洪麗芬女士從台灣創作出來的品牌。洪女士讓人驚豔的「湘雲紗」系列,也是目前華人中唯一獲得巴黎服裝博物館永久收藏的作品,她本人也獲頒法國國家功勳騎士勳章。「湘雲紗」原是傳統中國的衣料,50年代曾流行於嶺南一帶,但洪麗芬女士使用西式剪裁法,竟能創造出令人驚豔的中西融合作品。

        洪女士的設計靈感來自生活,她認為設計是深植在生活與人文間,生活中所能看到的每件事物都是藝術的領域,她確實做到創作人文化,也實踐了「人文生活化、生活人文化」的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 實踐大學台北校區的校地不大,許多外賓到實踐大學參觀時,都對大樓的建築留下深刻的印象。這些大樓的建築設計也獲得不少建築獎項的肯定,其中東閔紀念大樓,曾於2003年獲遠東建築獎校園建築特別獎,圖資大樓與體育館,在2012年獲第11屆台北市都市景觀大獎首獎,它們都是採用清水模建築,我非常喜愛清水模的簡約與質樸,當同學們置身在這樣的校園環境上課時,一定可以感受到清水模原始素雅的質感與價值,環境教育就在潛移默化中培育同學們的人文涵養。

 

【肆:人文借鏡:法蘭西的文化大國之路】

        法國被譽為歐洲甚至是全球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國,不是沒有原因的。如果到法國巴黎只識得香水、時裝、美食、醇酒及咖啡沙龍等,恐怕也只是對法國膚淺的認識。

        早在法王路易十四的先祖弗朗索瓦一世在位時,就非常鼓勵各地的藝術家到法國居住和創作,當時的達文西就是被他以重金禮聘到巴黎定居,並賜予城堡豪宅,達文西也為法國帶來舉世名作〈蒙娜麗莎〉,自此藝術聖地便從翡冷翠北移到巴黎。

        儘管弗朗索瓦一世在世時,政治和軍事方面並無突出表現,但他為法國日後的文化藝術奠下根基,後世讚譽他為文藝的庇護者,他在位期間不斷從義大利引進新的文藝復興樣式來重建羅浮宮,並開始收藏畫作、雕像,為獎勵藝術和文學工作者,他於1530年創立法蘭西學院,為日後法國文學和藝術培養許多人才。

        隨後法國歷經啟蒙時期,法國大革命時代的動盪,孕育出孟德斯鳩、伏爾泰、盧梭等思想家,同一時期在藝術上也有輝煌的巴洛克時期,代表畫家有普桑、洛漢等人,隨後的洛可可藝術,包括華都、布修。在文學上,法國的文豪巴爾札克、雨果、大小仲馬都在文壇留下膾炙人口的不朽傑作。

        到了19世紀,法國巴比松畫派的米勒,印象派的莫內,後期印象派的塞尚、高更、梵谷等人,都在藝術史上寫下光輝的一頁。而塞尚更影響了後來的立體主義,也使西班牙畫家畢卡索移居到法國,並發揚光大。

        在建築藝術上,法國也有許多文化瑰寶,包括原做為防禦城堡,建造於12世紀末的「羅浮宮」;1789年路易十五任內完工的「賢人祠」;1806年拿破崙為紀念戰勝俄奧聯軍而修建的凱旋門;1889年為紀念法國大革命100周年而完工的艾菲爾鐵塔等,都是每年吸引大批觀光人潮的著名景點。

        近20年來,歷任法國總統及總理在位時,必有重大的文化建設,例如:密特朗在位14年間,推動完成包括阿拉伯文化中心、新凱旋門、大羅浮宮計畫等大型文化建設;而席哈克在其任內完成了耗資2.3億歐元(約101億台幣)的「布利碼頭博物館」興建計畫,現在也成了巴黎最新的文化地標。

        文化大國的法國首都巴黎被譽為「世界藝術之都」,實當之無愧,這座3,000多年的歷史古城,是法國最大的城市,也是文化、經濟、藝術中心,擁有50個劇場、200個電影院、15個音樂廳、75個圖書館,其中巴黎歌劇院是世界上面積最大的歌劇院,整個建築兼有哥德式和羅馬式的特殊風格。

        在法國,作家、藝術家、服裝設計師等,在社會上都有崇高的地位,這與法國政府向來重視文化藝術發展有關。1959年軍人總統戴高樂毅然成立了全世界第一個文化部,使得國家文化政策得以制定,文化資產受到最惠待遇,文化資產的保護觀念及文化藝術的重視程度遠超越政治體制,每年花在文化的開支占國民總產值1.5%,而法國最大的部會就是文化部,每年預算居首,資產更是天文數字,法國之所以成為文化大國,其來有自!

        古往今來,歷史上的軍事強國、經濟大國都曇花一現,俱往矣!唯有文化大國可以立國永存,對世界的和平提供了不朽的貢獻。

 

【伍:新東京的啟發:成功的都市人文再造】

         2000年日本經濟受到全球泡沫經濟影響而衰退,但日本人並未因此而悲觀,他們一直思考如何重新再站起,他們認為東京是一個歷史都會,如果能夠進行都市更新再造,相信必能再次躍起於國際舞台。

        於是他們選定一個精華區六本木,把這個約10公頃的基地,做一整體規劃,經過7年的興建,中城(Tokyo Midtown)現已成為全球建築師都想造訪的東京指標,開幕短短兩個半月的時間,就吸引了近800萬人次到該地購物、休憩及參觀。

        中城的中央有一棟摩天樓,是個地下5層、地上54層的大樓,周圍由5棟20多層樓高的建築圍繞,外圍有綠地環繞,還有花園住宅,更有Ritz-Canton Hotel提供商、辦、住、遊等全方位服務。

        最難能可貴的是,它的綠地面積占40%,周圍附帶有4個美術館(新東京美術館、森美術館、三多利美術館、2121設計館),包括安藤忠雄、青木淳、黑川紀章等國際級大師的作品,透過中城,東京向世界展示它的設計力,成為世界城市美學的經典。

        我覺得中城的規劃是整體全方位的,它不豪華但很有內涵,例如有一個景觀是用竹子鋪搭而成,竹子隨風搖曳,人坐在那兒自然就覺得愜意;其他有些走道的設計,呈現光與影的藝術,因為它的設計蘊含很多意境,總有讓人想一來再來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    印象最深的是黑川紀章設計的新東京美術館,美術館一年大概花費15億日元的預算,但館內的收入只有5億日元,其他不足的10億日元,是由政府貼補的,有些人或許會問:虧本生意為什麼要做?因為這代表一個國家的形象,透過美術館把文化創意的形象向國際展示,它所產生的周邊觀光效益,竟可高達百億的產值,文化創意的力量如此之大,為什麼不做呢?

        日本的中城是個都市更新再造的成功典範,其實台北也可以做,比如松山菸廠,雖然現在已定案興建巨蛋,可是我總覺得巨蛋或許蓋在關渡平原一帶較適宜,巨蛋蓋在松山菸廠,到時附近的交通恐怕非常擁塞,動彈不得。我覺得松山菸廠應該做一個文化中心,或是漢學研究中心,因為國父紀念館就在旁邊,很適合做整體規劃。30多年前,先父實踐大學創辦人謝東閔先生就曾提出這個建議,可惜未被當局重視。先父一直覺得台灣最缺乏的就是文化科學園區,如果松山菸廠能規劃成文化園區,或是結合國父紀念館一帶成為漢學文化園區,再參酌日本中城多樣化的元素設計,或許能成就我們另一個獨特的美學經典園區。

 

【陸:人文教育的底蘊:中華文化的新契機】

        我覺得「漢學文化園區」可以成為「獨特的美學經典園區」,是因為漢學能夠持續五千餘年的光輝而不墜,其所蘊藏的「天下為公」與「世界大同」的人文美學理念所致。陳立夫先生於民國86年9月28日時年98嵩壽,出版《中華文化何以將會廣受世人之崇敬》一書,提到:無私無我之「公」,成己成物之「誠」,立人達人之「仁」,不偏不倚之「中」,日新又新之「行」,斯五者,為中華文化道統之精義,亦即世人自修之準則也。真是字字珠璣,一語中的!

        陳立夫先生認為中華文化博大精深,其特點有五:

  • 行大道,求大同,天下為公。
  • 天道人道合德,同源於誠。
  • 修己愛群並重,歸於求仁。
  • 本末終始循序,允執厥中。
  • 博學審問思辨,尤貴篤行。

        中華文化以「天下」為著眼點,以「大公」為基礎,學校的人文教育如能以中華文化為依歸,將可培養學生具有宏觀的見識與大開大合的胸襟!

 

【結語】

        人文教育要從民生食、衣、住、行、育、樂六大需求著手,教育每個學生導引至「人文生活化、生活人文化」的境界,而中華文化的天下為公與世界大同的人文關懷,正可以提供給學生邁向世界和平的永續法則,我們如能持之以恆的實踐人文教育,相信不久的將來,人人所期待的台灣大格局,就能水到渠成,歷久彌堅!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